首页 > 科幻小说 > 诱她 > 第187章 我自己来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视频广告!

第187章 我自己来(1/1)

目录
好书推荐:兄长大人的镇守府在充满怪谈的世界里成为魔女我家女儿最近有点怪?宿主,我来陪您装逼了开局,无限技能树!我,巡音,不是歌姬!皇叔,请匡扶汉室吧

诱她第187章 我自己来

南枝又不傻,伊藤惠子还管傅寒州签约不签约?恐怕是因爱生恨,故意找了个借口忽悠那黑川家的杂碎跟自己联手。“别放过他们。”南枝现在心脏也锻炼出来了,跟着傅寒州的危险指数,真的不是一般的高。..一想到刚才的画面,那黑川伊佐是真的要杀了她的。傅寒州感觉到了她的瑟缩,想了想转身踹开了附近的一个房间门,命令跟在后头的赵禹,“去拿一套全新的衣服,再拿毛毯来。”她身体娇弱,要是就这么出去吹吹冷风,恐怕要感冒发烧,他不能冒这个风险。因为黑川本急于讨好傅寒州,所以他的要求,就算没有备用的衣服,也得去人身上扒一套下来!南枝被傅寒州带到浴室,男人动作很快就来扯她的拉链,南枝脸有点红,“我自己来。”傅寒州蹙眉:“你抖成这样别耽误时间了。”说罢,将她的衣服扒了,整个人都放进了温热的浴缸之中。南枝看着脚上的脚链,估计也就这玩意还能再利用了,那搞定礼服还有小羊皮高跟,算是泡汤了。傅寒州拿起花洒,也不顾自己身上,帮她用温水从头。南枝看着他西装外套都能淌水了,轻声道:“你的衣服呢。”“我一个大男人,身体没你那么娇,没关系。”他淡淡说完,又去找了吹风机让她的头发尽快干燥。小a推门进来,“傅总,我将南小姐的衣服放在沙发上了。”“等等。”傅寒州打开浴室的门,小a道:“傅总有什么指示。”“把伊藤惠子到时候一起带上。”“明白。”小a出去后,傅寒州手机震动,他还以为是谢礼东,没想到是陆星辞。“喂?”“喂!可算有信号了。”陆星辞今天录了一天的节目,被那gisa缠得头皮发麻!等他录制结束就收到了谢礼东的消息,“你那怎么样了?黑川家手跟他家名字一个样,黑得很,我今晚来日本,你等我一块。”都是兄弟,陆星辞不可能看着傅寒州在那被人挤兑。“礼东也跟我一块来,南枝找到了么?”傅寒州道:“嗯。”“人没事吧?”“没事,就是收到点惊吓,具体还得找个医生看看。”“行,等我到了再说。”陆星辞干了一天农活,鞋子上全是泥巴,洁癖发作都顾不上了,连回去换衣服的欲望都没有,要跟节目组请假。宋栩栩本来想绕开陆星辞回小院,就听到了他在打电话,跟着他的摄影师也被隔开了。陆星辞刚一转身,一直躲着他的宋栩栩主动问道:“我刚才听你说南枝,她怎么了?傅寒州欺负她了?”陆星辞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人没事,出了点意外,跟寒州没关系。”“那你现在要去日本?”“嗯。”陆星辞此刻脸上已经没嬉皮笑脸了,毕竟傅寒州那脾气,这事情恐怕没完。“真的要去?”“当然了,她一个人在那边我也不放心!”陆星辞直接去跟导演组请假了,反正宋栩栩本来签约的就是拍到今天为止,他又是投资方,其他人留下做晚饭也是一样的。 南枝又不傻,伊藤惠子还管傅寒州签约不签约?恐怕是因爱生恨,故意找了个借口忽悠那黑川家的杂碎跟自己联手。“别放过他们。”南枝现在心脏也锻炼出来了,跟着傅寒州的危险指数,真的不是一般的高。..一想到刚才的画面,那黑川伊佐是真的要杀了她的。傅寒州感觉到了她的瑟缩,想了想转身踹开了附近的一个房间门,命令跟在后头的赵禹,“去拿一套全新的衣服,再拿毛毯来。”她身体娇弱,要是就这么出去吹吹冷风,恐怕要感冒发烧,他不能冒这个风险。因为黑川本急于讨好傅寒州,所以他的要求,就算没有备用的衣服,也得去人身上扒一套下来!南枝被傅寒州带到浴室,男人动作很快就来扯她的拉链,南枝脸有点红,“我自己来。”傅寒州蹙眉:“你抖成这样别耽误时间了。”说罢,将她的衣服扒了,整个人都放进了温热的浴缸之中。南枝看着脚上的脚链,估计也就这玩意还能再利用了,那搞定礼服还有小羊皮高跟,算是泡汤了。傅寒州拿起花洒,也不顾自己身上,帮她用温水从头。南枝看着他西装外套都能淌水了,轻声道:“你的衣服呢。”“我一个大男人,身体没你那么娇,没关系。”他淡淡说完,又去找了吹风机让她的头发尽快干燥。小a推门进来,“傅总,我将南小姐的衣服放在沙发上了。”“等等。”傅寒州打开浴室的门,小a道:“傅总有什么指示。”“把伊藤惠子到时候一起带上。”“明白。”小a出去后,傅寒州手机震动,他还以为是谢礼东,没想到是陆星辞。“喂?”“喂!可算有信号了。”陆星辞今天录了一天的节目,被那gisa缠得头皮发麻!等他录制结束就收到了谢礼东的消息,“你那怎么样了?黑川家手跟他家名字一个样,黑得很,我今晚来日本,你等我一块。”都是兄弟,陆星辞不可能看着傅寒州在那被人挤兑。“礼东也跟我一块来,南枝找到了么?”傅寒州道:“嗯。”“人没事吧?”“没事,就是收到点惊吓,具体还得找个医生看看。”“行,等我到了再说。”陆星辞干了一天农活,鞋子上全是泥巴,洁癖发作都顾不上了,连回去换衣服的欲望都没有,要跟节目组请假。宋栩栩本来想绕开陆星辞回小院,就听到了他在打电话,跟着他的摄影师也被隔开了。陆星辞刚一转身,一直躲着他的宋栩栩主动问道:“我刚才听你说南枝,她怎么了?傅寒州欺负她了?”陆星辞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人没事,出了点意外,跟寒州没关系。”“那你现在要去日本?”“嗯。”陆星辞此刻脸上已经没嬉皮笑脸了,毕竟傅寒州那脾气,这事情恐怕没完。“真的要去?”“当然了,她一个人在那边我也不放心!”陆星辞直接去跟导演组请假了,反正宋栩栩本来签约的就是拍到今天为止,他又是投资方,其他人留下做晚饭也是一样的。 南枝又不傻,伊藤惠子还管傅寒州签约不签约?恐怕是因爱生恨,故意找了个借口忽悠那黑川家的杂碎跟自己联手。“别放过他们。”南枝现在心脏也锻炼出来了,跟着傅寒州的危险指数,真的不是一般的高。..一想到刚才的画面,那黑川伊佐是真的要杀了她的。傅寒州感觉到了她的瑟缩,想了想转身踹开了附近的一个房间门,命令跟在后头的赵禹,“去拿一套全新的衣服,再拿毛毯来。”她身体娇弱,要是就这么出去吹吹冷风,恐怕要感冒发烧,他不能冒这个风险。因为黑川本急于讨好傅寒州,所以他的要求,就算没有备用的衣服,也得去人身上扒一套下来!南枝被傅寒州带到浴室,男人动作很快就来扯她的拉链,南枝脸有点红,“我自己来。”傅寒州蹙眉:“你抖成这样别耽误时间了。”说罢,将她的衣服扒了,整个人都放进了温热的浴缸之中。南枝看着脚上的脚链,估计也就这玩意还能再利用了,那搞定礼服还有小羊皮高跟,算是泡汤了。傅寒州拿起花洒,也不顾自己身上,帮她用温水从头。南枝看着他西装外套都能淌水了,轻声道:“你的衣服呢。”“我一个大男人,身体没你那么娇,没关系。”他淡淡说完,又去找了吹风机让她的头发尽快干燥。小a推门进来,“傅总,我将南小姐的衣服放在沙发上了。”“等等。”傅寒州打开浴室的门,小a道:“傅总有什么指示。”“把伊藤惠子到时候一起带上。”“明白。”小a出去后,傅寒州手机震动,他还以为是谢礼东,没想到是陆星辞。“喂?”“喂!可算有信号了。”陆星辞今天录了一天的节目,被那gisa缠得头皮发麻!等他录制结束就收到了谢礼东的消息,“你那怎么样了?黑川家手跟他家名字一个样,黑得很,我今晚来日本,你等我一块。”都是兄弟,陆星辞不可能看着傅寒州在那被人挤兑。“礼东也跟我一块来,南枝找到了么?”傅寒州道:“嗯。”“人没事吧?”“没事,就是收到点惊吓,具体还得找个医生看看。”“行,等我到了再说。”陆星辞干了一天农活,鞋子上全是泥巴,洁癖发作都顾不上了,连回去换衣服的欲望都没有,要跟节目组请假。宋栩栩本来想绕开陆星辞回小院,就听到了他在打电话,跟着他的摄影师也被隔开了。陆星辞刚一转身,一直躲着他的宋栩栩主动问道:“我刚才听你说南枝,她怎么了?傅寒州欺负她了?”陆星辞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人没事,出了点意外,跟寒州没关系。”“那你现在要去日本?”“嗯。”陆星辞此刻脸上已经没嬉皮笑脸了,毕竟傅寒州那脾气,这事情恐怕没完。“真的要去?”“当然了,她一个人在那边我也不放心!”陆星辞直接去跟导演组请假了,反正宋栩栩本来签约的就是拍到今天为止,他又是投资方,其他人留下做晚饭也是一样的。 南枝又不傻,伊藤惠子还管傅寒州签约不签约?恐怕是因爱生恨,故意找了个借口忽悠那黑川家的杂碎跟自己联手。“别放过他们。”南枝现在心脏也锻炼出来了,跟着傅寒州的危险指数,真的不是一般的高。..一想到刚才的画面,那黑川伊佐是真的要杀了她的。傅寒州感觉到了她的瑟缩,想了想转身踹开了附近的一个房间门,命令跟在后头的赵禹,“去拿一套全新的衣服,再拿毛毯来。”她身体娇弱,要是就这么出去吹吹冷风,恐怕要感冒发烧,他不能冒这个风险。因为黑川本急于讨好傅寒州,所以他的要求,就算没有备用的衣服,也得去人身上扒一套下来!南枝被傅寒州带到浴室,男人动作很快就来扯她的拉链,南枝脸有点红,“我自己来。”傅寒州蹙眉:“你抖成这样别耽误时间了。”说罢,将她的衣服扒了,整个人都放进了温热的浴缸之中。南枝看着脚上的脚链,估计也就这玩意还能再利用了,那搞定礼服还有小羊皮高跟,算是泡汤了。傅寒州拿起花洒,也不顾自己身上,帮她用温水从头。南枝看着他西装外套都能淌水了,轻声道:“你的衣服呢。”“我一个大男人,身体没你那么娇,没关系。”他淡淡说完,又去找了吹风机让她的头发尽快干燥。小a推门进来,“傅总,我将南小姐的衣服放在沙发上了。”“等等。”傅寒州打开浴室的门,小a道:“傅总有什么指示。”“把伊藤惠子到时候一起带上。”“明白。”小a出去后,傅寒州手机震动,他还以为是谢礼东,没想到是陆星辞。“喂?”“喂!可算有信号了。”陆星辞今天录了一天的节目,被那gisa缠得头皮发麻!等他录制结束就收到了谢礼东的消息,“你那怎么样了?黑川家手跟他家名字一个样,黑得很,我今晚来日本,你等我一块。”都是兄弟,陆星辞不可能看着傅寒州在那被人挤兑。“礼东也跟我一块来,南枝找到了么?”傅寒州道:“嗯。”“人没事吧?”“没事,就是收到点惊吓,具体还得找个医生看看。”“行,等我到了再说。”陆星辞干了一天农活,鞋子上全是泥巴,洁癖发作都顾不上了,连回去换衣服的欲望都没有,要跟节目组请假。宋栩栩本来想绕开陆星辞回小院,就听到了他在打电话,跟着他的摄影师也被隔开了。陆星辞刚一转身,一直躲着他的宋栩栩主动问道:“我刚才听你说南枝,她怎么了?傅寒州欺负她了?”陆星辞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人没事,出了点意外,跟寒州没关系。”“那你现在要去日本?”“嗯。”陆星辞此刻脸上已经没嬉皮笑脸了,毕竟傅寒州那脾气,这事情恐怕没完。“真的要去?”“当然了,她一个人在那边我也不放心!”陆星辞直接去跟导演组请假了,反正宋栩栩本来签约的就是拍到今天为止,他又是投资方,其他人留下做晚饭也是一样的。 南枝又不傻,伊藤惠子还管傅寒州签约不签约?恐怕是因爱生恨,故意找了个借口忽悠那黑川家的杂碎跟自己联手。“别放过他们。”南枝现在心脏也锻炼出来了,跟着傅寒州的危险指数,真的不是一般的高。..一想到刚才的画面,那黑川伊佐是真的要杀了她的。傅寒州感觉到了她的瑟缩,想了想转身踹开了附近的一个房间门,命令跟在后头的赵禹,“去拿一套全新的衣服,再拿毛毯来。”她身体娇弱,要是就这么出去吹吹冷风,恐怕要感冒发烧,他不能冒这个风险。因为黑川本急于讨好傅寒州,所以他的要求,就算没有备用的衣服,也得去人身上扒一套下来!南枝被傅寒州带到浴室,男人动作很快就来扯她的拉链,南枝脸有点红,“我自己来。”傅寒州蹙眉:“你抖成这样别耽误时间了。”说罢,将她的衣服扒了,整个人都放进了温热的浴缸之中。南枝看着脚上的脚链,估计也就这玩意还能再利用了,那搞定礼服还有小羊皮高跟,算是泡汤了。傅寒州拿起花洒,也不顾自己身上,帮她用温水从头。南枝看着他西装外套都能淌水了,轻声道:“你的衣服呢。”“我一个大男人,身体没你那么娇,没关系。”他淡淡说完,又去找了吹风机让她的头发尽快干燥。小a推门进来,“傅总,我将南小姐的衣服放在沙发上了。”“等等。”傅寒州打开浴室的门,小a道:“傅总有什么指示。”“把伊藤惠子到时候一起带上。”“明白。”小a出去后,傅寒州手机震动,他还以为是谢礼东,没想到是陆星辞。“喂?”“喂!可算有信号了。”陆星辞今天录了一天的节目,被那gisa缠得头皮发麻!等他录制结束就收到了谢礼东的消息,“你那怎么样了?黑川家手跟他家名字一个样,黑得很,我今晚来日本,你等我一块。”都是兄弟,陆星辞不可能看着傅寒州在那被人挤兑。“礼东也跟我一块来,南枝找到了么?”傅寒州道:“嗯。”“人没事吧?”“没事,就是收到点惊吓,具体还得找个医生看看。”“行,等我到了再说。”陆星辞干了一天农活,鞋子上全是泥巴,洁癖发作都顾不上了,连回去换衣服的欲望都没有,要跟节目组请假。宋栩栩本来想绕开陆星辞回小院,就听到了他在打电话,跟着他的摄影师也被隔开了。陆星辞刚一转身,一直躲着他的宋栩栩主动问道:“我刚才听你说南枝,她怎么了?傅寒州欺负她了?”陆星辞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人没事,出了点意外,跟寒州没关系。”“那你现在要去日本?”“嗯。”陆星辞此刻脸上已经没嬉皮笑脸了,毕竟傅寒州那脾气,这事情恐怕没完。“真的要去?”“当然了,她一个人在那边我也不放心!”陆星辞直接去跟导演组请假了,反正宋栩栩本来签约的就是拍到今天为止,他又是投资方,其他人留下做晚饭也是一样的。 南枝又不傻,伊藤惠子还管傅寒州签约不签约?恐怕是因爱生恨,故意找了个借口忽悠那黑川家的杂碎跟自己联手。“别放过他们。”南枝现在心脏也锻炼出来了,跟着傅寒州的危险指数,真的不是一般的高。..一想到刚才的画面,那黑川伊佐是真的要杀了她的。傅寒州感觉到了她的瑟缩,想了想转身踹开了附近的一个房间门,命令跟在后头的赵禹,“去拿一套全新的衣服,再拿毛毯来。”她身体娇弱,要是就这么出去吹吹冷风,恐怕要感冒发烧,他不能冒这个风险。因为黑川本急于讨好傅寒州,所以他的要求,就算没有备用的衣服,也得去人身上扒一套下来!南枝被傅寒州带到浴室,男人动作很快就来扯她的拉链,南枝脸有点红,“我自己来。”傅寒州蹙眉:“你抖成这样别耽误时间了。”说罢,将她的衣服扒了,整个人都放进了温热的浴缸之中。南枝看着脚上的脚链,估计也就这玩意还能再利用了,那搞定礼服还有小羊皮高跟,算是泡汤了。傅寒州拿起花洒,也不顾自己身上,帮她用温水从头。南枝看着他西装外套都能淌水了,轻声道:“你的衣服呢。”“我一个大男人,身体没你那么娇,没关系。”他淡淡说完,又去找了吹风机让她的头发尽快干燥。小a推门进来,“傅总,我将南小姐的衣服放在沙发上了。”“等等。”傅寒州打开浴室的门,小a道:“傅总有什么指示。”“把伊藤惠子到时候一起带上。”“明白。”小a出去后,傅寒州手机震动,他还以为是谢礼东,没想到是陆星辞。“喂?”“喂!可算有信号了。”陆星辞今天录了一天的节目,被那gisa缠得头皮发麻!等他录制结束就收到了谢礼东的消息,“你那怎么样了?黑川家手跟他家名字一个样,黑得很,我今晚来日本,你等我一块。”都是兄弟,陆星辞不可能看着傅寒州在那被人挤兑。“礼东也跟我一块来,南枝找到了么?”傅寒州道:“嗯。”“人没事吧?”“没事,就是收到点惊吓,具体还得找个医生看看。”“行,等我到了再说。”陆星辞干了一天农活,鞋子上全是泥巴,洁癖发作都顾不上了,连回去换衣服的欲望都没有,要跟节目组请假。宋栩栩本来想绕开陆星辞回小院,就听到了他在打电话,跟着他的摄影师也被隔开了。陆星辞刚一转身,一直躲着他的宋栩栩主动问道:“我刚才听你说南枝,她怎么了?傅寒州欺负她了?”陆星辞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人没事,出了点意外,跟寒州没关系。”“那你现在要去日本?”“嗯。”陆星辞此刻脸上已经没嬉皮笑脸了,毕竟傅寒州那脾气,这事情恐怕没完。“真的要去?”“当然了,她一个人在那边我也不放心!”陆星辞直接去跟导演组请假了,反正宋栩栩本来签约的就是拍到今天为止,他又是投资方,其他人留下做晚饭也是一样的。 南枝又不傻,伊藤惠子还管傅寒州签约不签约?恐怕是因爱生恨,故意找了个借口忽悠那黑川家的杂碎跟自己联手。“别放过他们。”南枝现在心脏也锻炼出来了,跟着傅寒州的危险指数,真的不是一般的高。..一想到刚才的画面,那黑川伊佐是真的要杀了她的。傅寒州感觉到了她的瑟缩,想了想转身踹开了附近的一个房间门,命令跟在后头的赵禹,“去拿一套全新的衣服,再拿毛毯来。”她身体娇弱,要是就这么出去吹吹冷风,恐怕要感冒发烧,他不能冒这个风险。因为黑川本急于讨好傅寒州,所以他的要求,就算没有备用的衣服,也得去人身上扒一套下来!南枝被傅寒州带到浴室,男人动作很快就来扯她的拉链,南枝脸有点红,“我自己来。”傅寒州蹙眉:“你抖成这样别耽误时间了。”说罢,将她的衣服扒了,整个人都放进了温热的浴缸之中。南枝看着脚上的脚链,估计也就这玩意还能再利用了,那搞定礼服还有小羊皮高跟,算是泡汤了。傅寒州拿起花洒,也不顾自己身上,帮她用温水从头。南枝看着他西装外套都能淌水了,轻声道:“你的衣服呢。”“我一个大男人,身体没你那么娇,没关系。”他淡淡说完,又去找了吹风机让她的头发尽快干燥。小a推门进来,“傅总,我将南小姐的衣服放在沙发上了。”“等等。”傅寒州打开浴室的门,小a道:“傅总有什么指示。”“把伊藤惠子到时候一起带上。”“明白。”小a出去后,傅寒州手机震动,他还以为是谢礼东,没想到是陆星辞。“喂?”“喂!可算有信号了。”陆星辞今天录了一天的节目,被那gisa缠得头皮发麻!等他录制结束就收到了谢礼东的消息,“你那怎么样了?黑川家手跟他家名字一个样,黑得很,我今晚来日本,你等我一块。”都是兄弟,陆星辞不可能看着傅寒州在那被人挤兑。“礼东也跟我一块来,南枝找到了么?”傅寒州道:“嗯。”“人没事吧?”“没事,就是收到点惊吓,具体还得找个医生看看。”“行,等我到了再说。”陆星辞干了一天农活,鞋子上全是泥巴,洁癖发作都顾不上了,连回去换衣服的欲望都没有,要跟节目组请假。宋栩栩本来想绕开陆星辞回小院,就听到了他在打电话,跟着他的摄影师也被隔开了。陆星辞刚一转身,一直躲着他的宋栩栩主动问道:“我刚才听你说南枝,她怎么了?傅寒州欺负她了?”陆星辞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人没事,出了点意外,跟寒州没关系。”“那你现在要去日本?”“嗯。”陆星辞此刻脸上已经没嬉皮笑脸了,毕竟傅寒州那脾气,这事情恐怕没完。“真的要去?”“当然了,她一个人在那边我也不放心!”陆星辞直接去跟导演组请假了,反正宋栩栩本来签约的就是拍到今天为止,他又是投资方,其他人留下做晚饭也是一样的。 南枝又不傻,伊藤惠子还管傅寒州签约不签约?恐怕是因爱生恨,故意找了个借口忽悠那黑川家的杂碎跟自己联手。“别放过他们。”南枝现在心脏也锻炼出来了,跟着傅寒州的危险指数,真的不是一般的高。..一想到刚才的画面,那黑川伊佐是真的要杀了她的。傅寒州感觉到了她的瑟缩,想了想转身踹开了附近的一个房间门,命令跟在后头的赵禹,“去拿一套全新的衣服,再拿毛毯来。”她身体娇弱,要是就这么出去吹吹冷风,恐怕要感冒发烧,他不能冒这个风险。因为黑川本急于讨好傅寒州,所以他的要求,就算没有备用的衣服,也得去人身上扒一套下来!南枝被傅寒州带到浴室,男人动作很快就来扯她的拉链,南枝脸有点红,“我自己来。”傅寒州蹙眉:“你抖成这样别耽误时间了。”说罢,将她的衣服扒了,整个人都放进了温热的浴缸之中。南枝看着脚上的脚链,估计也就这玩意还能再利用了,那搞定礼服还有小羊皮高跟,算是泡汤了。傅寒州拿起花洒,也不顾自己身上,帮她用温水从头。南枝看着他西装外套都能淌水了,轻声道:“你的衣服呢。”“我一个大男人,身体没你那么娇,没关系。”他淡淡说完,又去找了吹风机让她的头发尽快干燥。小a推门进来,“傅总,我将南小姐的衣服放在沙发上了。”“等等。”傅寒州打开浴室的门,小a道:“傅总有什么指示。”“把伊藤惠子到时候一起带上。”“明白。”小a出去后,傅寒州手机震动,他还以为是谢礼东,没想到是陆星辞。“喂?”“喂!可算有信号了。”陆星辞今天录了一天的节目,被那gisa缠得头皮发麻!等他录制结束就收到了谢礼东的消息,“你那怎么样了?黑川家手跟他家名字一个样,黑得很,我今晚来日本,你等我一块。”都是兄弟,陆星辞不可能看着傅寒州在那被人挤兑。“礼东也跟我一块来,南枝找到了么?”傅寒州道:“嗯。”“人没事吧?”“没事,就是收到点惊吓,具体还得找个医生看看。”“行,等我到了再说。”陆星辞干了一天农活,鞋子上全是泥巴,洁癖发作都顾不上了,连回去换衣服的欲望都没有,要跟节目组请假。宋栩栩本来想绕开陆星辞回小院,就听到了他在打电话,跟着他的摄影师也被隔开了。陆星辞刚一转身,一直躲着他的宋栩栩主动问道:“我刚才听你说南枝,她怎么了?傅寒州欺负她了?”陆星辞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人没事,出了点意外,跟寒州没关系。”“那你现在要去日本?”“嗯。”陆星辞此刻脸上已经没嬉皮笑脸了,毕竟傅寒州那脾气,这事情恐怕没完。“真的要去?”“当然了,她一个人在那边我也不放心!”陆星辞直接去跟导演组请假了,反正宋栩栩本来签约的就是拍到今天为止,他又是投资方,其他人留下做晚饭也是一样的。 南枝又不傻,伊藤惠子还管傅寒州签约不签约?恐怕是因爱生恨,故意找了个借口忽悠那黑川家的杂碎跟自己联手。“别放过他们。”南枝现在心脏也锻炼出来了,跟着傅寒州的危险指数,真的不是一般的高。..一想到刚才的画面,那黑川伊佐是真的要杀了她的。傅寒州感觉到了她的瑟缩,想了想转身踹开了附近的一个房间门,命令跟在后头的赵禹,“去拿一套全新的衣服,再拿毛毯来。”她身体娇弱,要是就这么出去吹吹冷风,恐怕要感冒发烧,他不能冒这个风险。因为黑川本急于讨好傅寒州,所以他的要求,就算没有备用的衣服,也得去人身上扒一套下来!南枝被傅寒州带到浴室,男人动作很快就来扯她的拉链,南枝脸有点红,“我自己来。”傅寒州蹙眉:“你抖成这样别耽误时间了。”说罢,将她的衣服扒了,整个人都放进了温热的浴缸之中。南枝看着脚上的脚链,估计也就这玩意还能再利用了,那搞定礼服还有小羊皮高跟,算是泡汤了。傅寒州拿起花洒,也不顾自己身上,帮她用温水从头。南枝看着他西装外套都能淌水了,轻声道:“你的衣服呢。”“我一个大男人,身体没你那么娇,没关系。”他淡淡说完,又去找了吹风机让她的头发尽快干燥。小a推门进来,“傅总,我将南小姐的衣服放在沙发上了。”“等等。”傅寒州打开浴室的门,小a道:“傅总有什么指示。”“把伊藤惠子到时候一起带上。”“明白。”小a出去后,傅寒州手机震动,他还以为是谢礼东,没想到是陆星辞。“喂?”“喂!可算有信号了。”陆星辞今天录了一天的节目,被那gisa缠得头皮发麻!等他录制结束就收到了谢礼东的消息,“你那怎么样了?黑川家手跟他家名字一个样,黑得很,我今晚来日本,你等我一块。”都是兄弟,陆星辞不可能看着傅寒州在那被人挤兑。“礼东也跟我一块来,南枝找到了么?”傅寒州道:“嗯。”“人没事吧?”“没事,就是收到点惊吓,具体还得找个医生看看。”“行,等我到了再说。”陆星辞干了一天农活,鞋子上全是泥巴,洁癖发作都顾不上了,连回去换衣服的欲望都没有,要跟节目组请假。宋栩栩本来想绕开陆星辞回小院,就听到了他在打电话,跟着他的摄影师也被隔开了。陆星辞刚一转身,一直躲着他的宋栩栩主动问道:“我刚才听你说南枝,她怎么了?傅寒州欺负她了?”陆星辞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人没事,出了点意外,跟寒州没关系。”“那你现在要去日本?”“嗯。”陆星辞此刻脸上已经没嬉皮笑脸了,毕竟傅寒州那脾气,这事情恐怕没完。“真的要去?”“当然了,她一个人在那边我也不放心!”陆星辞直接去跟导演组请假了,反正宋栩栩本来签约的就是拍到今天为止,他又是投资方,其他人留下做晚饭也是一样的。

还没看够?下载我们精武小说网专用的看书APP《看书助手》,书籍更新一般要快三天,全站免费,无烦人广告!www.kanshuzhushou.com官网下载

不想错过《诱她》更新?安装精武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放弃 立即下载
目录
新书推荐:兽耳娘是否会遇到异星牧场物语御前大比,我拔出了雷电将军的剑我,你们的翅膀世界树下你和我开局调戏了祖龙
返回顶部